万博app故事
首页 | 爱情万博app | 亲情万博app | 友情万博app | 生活随笔 | 校园万博app | 经典万博app | 人生哲理 | 励志万博app | 搞笑万博app | 心情日记 | 英语万博app | 会员中心
当前位置:万博app故事>心情日记/日志>生活>万博app内容 精美万博app欣赏

记忆中的老屋

作者:风无过去 来源:万博app阅读网 时间:2017-09-08 04:42 阅读:

  时常记起那间儿时居住过的老屋,时间久远却记忆犹新。老屋其实年代并不太长,我们住进去之前是别人家的房子,父母结婚才住进去的。老屋现在早已不在了,除了记忆中略显模糊的印象外,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,实在是一件憾事。

  老屋的主房是两间半的房子,屋里东西两个房间里各有一个土炕,正中摆放着老式的柜子,东屋上方有个低矮的阁楼,里面能存放一些东西。院子里的布局是农村里常见的庭院结构,右手边是矮墙砌起的猪圈,连着猪圈的厢房是父母后来搭建的,左边是鸡舍等杂七杂八的东西。父亲在院子里栽种了一颗梨树,每到秋季梨子渐黄,便每天惦记着梨子果实的变化,期盼着能够采摘的时刻。屋子后面有个宽大的后院,院子角落里长着一颗桑树,果实白里泛黄,个子较小,而邻家的桑树却很粗大,果实是乌黑的,枝干伸展到我家院子里,时常会掉落一些成熟的桑枣。院子里的猪圈里养着一头猪,母亲大约要用一年的时间才能喂肥,而那时的猪其实也并不肥,在那个食物匮乏的年代,猪儿也只能是温饱而已,长的差不多了就要卖掉,不能让它消耗过多的粮食。每次肥猪出栏都是母亲最伤心的时刻,看着自己每天照料的肥猪被五花大绑推走,母亲要连着伤感好几天,直到慢慢把精力转移到新的猪仔上,才不再伤感。

  那时候吃水要到房后的水井去挑水,转一圈要走很远的路。冬天的井台周围很滑,母亲总是小心翼翼拴好水桶,用绳子拔上来,一担一担挑回来,倒进屋子里的水缸。水缸上面放个水舀,渴了都是舀了咕嘟咕嘟直接喝,奇怪那时也没见喝坏肚子。父亲每次回家也总是先把水缸挑满,以此来补偿平时不在家的愧疚。

  老屋的东面是一排连着的房屋,是村里的供销社,就是百货店。记得店里有个外乡女售货员曾在我们家里寄宿,她有个勤眨眼的坏习惯弟弟年少好奇效仿她也学会了眨眼,被母亲费力才纠正过来。门前是很大的空旷地,村里都叫庙口,据说之前那里有座庙宇,多年前便消失了。供销社门前算是村里最繁华的地方,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。农闲季节,或是年岁大的老人喜欢聚集在墙根,看着来往的行人,一边晒着太阳,一边唠着家常。遇到镇上赶集,也有一些邻村路过的人在这里歇脚,以及摆摊钉马掌、驴掌的。那些拴在街头的牲口,常常被我们这些小孩子围在一起,为究竟是马还是骡子争论不休。

  爷爷家在老屋西边的胡同里,离的不算太远。老奶奶经常拄着拐棍,从她家里走出来,喜欢坐在老屋门前台阶的石头上,看来往的人群。爷爷家旁边的学、宾都是儿时的玩伴,还有先会、学东弟兄,以及老hang、老hu弟兄。西边的邻居还有凤妈,红妈,屋后的六七妈,哑巴夫妻,胡同里似乎还有个已然模糊的caobao老太。哑巴夫妻旁边的邻居是个与老奶奶年纪相仿的老太,老奶奶一直叮嘱不要与她搭理,也不要与她家里的人来往,后来才慢慢知道,原来她是老奶奶的妯娌,因为家务纠纷便不再来往,直到老奶奶离世,也没有和好。不知道上辈之间有多大的伤害,能够一辈子也不说话。父母没有受老奶奶的影响,见了面还是与她家里人打招呼,母亲说咱们是晚辈,再说也毕竟是天天见面的邻居。

  农闲季节,母亲有时去邻居家,有时在我们家里钩花。钩花,村里妇女闲暇时做的一种手工活,冬天的土炕烧的热烘烘,大家围坐在炕上一边做活一边说着话;夏天则坐在街头巷尾,围成一圈各自忙活着,东家长西家短的聊着天,我们这些调皮的孩子则在附近开心地玩耍。学家、红家是母亲经常去的地方,我们家也是邻居们常来的场所。乡村的夜晚,没有了白天的热闹和嬉戏,寂静的有些令人窒息,也让人感觉有些恐惧。屋里昏暗的油灯下,墙壁上映衬着母亲钩花的身影,常常是一觉醒来,母亲还是在灯下做活,点着油灯的夜晚,似乎总是那么漫长。现在想来,父亲不在家里,母亲白天忙碌,晚上还要做手工活,也却是不易。

  老屋东面庙口有座桥,桥下是条河,我们都叫坝沟,雨后有时在沟水里面嬉戏。奇怪的是,有一次在桥底下发现了一条红色的小鱼,刚要伸手抓却突然不见了。清澈狭窄的水面,红色耀眼的小鱼,竟然会莫名消失了,一直让我困惑至今,不得其解。桥的旁边是村里的小学,学校在家门口,上学、放学都很方便。每次来村里放电影,都是在学校的院子里,坐在我家厢房的平房上,正好可以看到屏幕的背面。但我们不会放过这个一个月难得遇到几次的热闹场景,放学后就早早抢占场地,划好地方。而每次都不忘搀扶老奶奶到场,看完后再送回家。遇到邻村有放电影,便跟着我的小叔东奔西走,乐此不疲。记得那时胆子很小,看完电影回来院子里都不敢回,是小叔登门送回家。母亲说胆子小是因为老奶奶看护的时候,经常讲一些鬼故事的缘故。

  大约上四年级的时候,我家搬离了老屋,此后很长时间老屋没有人居住,唯有那只舍不得离开的老猫,独自守护着老屋。老屋被分给了三叔居住,后来被三叔卖掉,在原址盖起了新房。老屋早已不在了,老屋周围的人有的也不在了,唯有停留在曾经记忆里的那些人或事,虽相隔已远,却依旧鲜活。


上一篇:难忘儿时的记忆   下一篇:没有了
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
[收藏本文]
发表读后感:
本栏随机推荐万博app
·离别
·你是别人的风景,却看湿了我的眼
·染指笔墨,话余生
·曾经的那个我
·静之湖的荷花开了
·只愿你懂,今生无悔
·因为成熟,所以低头
·纷乱思绪为那般?
·念起,便是温暖
·有个爱你的人不容易
·品味彼对的光明
·鲜花与饲料
相关短文
·难忘儿时的记忆
·简单生活,静看风景
·东湖晚霞美
·匆匆那年,我们的回忆,早已经消
·有爱才有快乐
·破秋
·雨中的荷花
·不可想象的婚姻
·我回来了,可是回不去了。
·锦州冬泳搜救大队喜获殊荣
·漫谈人的需要
·最初的梦想

Copyright © 2007-2014 万博app阅读网 版权所有.情感万博app,万博app随笔,万博app故事在线阅读